技术如何与艺术交融?古人的回答是丝绸服饰!

日期:2018-12-31编辑作者:服饰纺织

  本文便是上周在中国丝绸博物馆分享的内容,当时的题目是《相辅相成的丝绸技术与服饰流行》。以免别人再次恶意生谣,特别声明,内容与观点皆为个人。

  先从匆匆而过的封面说起吧(就是上图),黎族妇女的对襟衣,不过这身非常朴素,会令人想起明代的几件,但是窄+短的袖子,便于劳作。顺应生活方式的变化,不一定是传统服饰必须做的事儿,却是可以令其获得生命力的途径。所以当时就选了这张一眼就喜欢的照片。

  之前在《三国机密:一个大写的毛皮爱好者! 剧说服饰史》里介绍过古代的毛织物主要还是以毛作为纺织原料,很少直接取用皮草。

  天子六冕之中,大裘冕是居于首位的冕服,这意味着它具有超然的象征意义和崇高地位,同时也是讨论冕服中分歧与争议最多的。

  由于“大裘”出现的时代,不仅早已“去皮服布”,连纺织技术已经很完善了,所以一般认为它的特殊地位可能来源于对于上古服饰遗风的传承。这种现象并不鲜见,一直到明代都存在的“蔽膝”就是原始社会遮羞布的遗存。

  由于缺乏实际的实物资料,我们一般通过工具来推测上古时期的纺织状况。比如可用于编织缝纫的针、裁断具、梭子等,甚至于原始织机等。这些都决定了当时的人们是否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裁剪缝制服饰。所以很多民族的原始服饰都是用整块材料简单加工而成的。

  我们甚至可以从一块战国时期马山楚墓出土的有瑕疵的经锦上,推测出我国当时已经有了多综提花技术。可能这个不太好理解,你可以理解当时的花纹已经是通过织机编程完成了,而不是手动数格子的挑花了。

  老官山汉墓更是出土了多综织机模型,比我们之前一直用丁桥作为母本推断的经锦织机的多综多蹑机更为先进。

  当人们掌握了复杂的纺纱织布技能,“大裘”对于他们来说从工艺上就显得过于简单了。所以“大裘”如此崇高的地位,只能说明这是上古遗音的一种回响。

  作为著名的“丝绸宝库”,西汉马王堆一号墓令人难以忽视,出土的的衣服所用刺绣装饰花纹,针法以“锁绣”为主。(我们在《锁绣:最古老的刺绣工艺,你还能认出苍老的它吗?》里已经介绍过了)

  在唐朝以前“锁绣”是最主流的针法,其流行时间几乎占据了中国信史时代的一半。其针法与现在要使用绣绷的平绣不同,更利于线条的塑造,简洁质朴,立体感强,在辛追的“衣橱”里它主要被用来绣各种抽象的云纹。

  我们通过对照出土的遣策得知马王堆里的分别叫“长寿绣”、“信期绣”和“乘云绣”等。

  这三者中,“长寿绣”是最为典型的,唯一一件长寿绣的绵袍保存状况不如大家熟悉的那几件,如“信期绣”那几件,但是它的纹样循环较大,有30厘米,云气的面积很大。它可能最接近同墓出土的T型帛画上的表现墓主人辛追的那个贵妇形象上的衣服纹样。

  这件“长寿绣”绵袍的滚边还用了“绒圈锦”,它是汉锦中非常特殊的品种,目前实物仅在马王堆汉墓发现了。它用多组经线和一组绒经织成的经重织物,属于我国最为传统的经锦。

  与“锁绣”相似,“绒圈锦”立体感突出并且耐磨,耐用性和视觉效果都很好,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年这件“长寿绣”绵袍是何等耀眼。

  而马王堆的云气纹样与经锦相结合的产物便是汉锦中最为有名的“云气动物纹锦”。

  目前实物可见的“云气动物纹锦”的年代比马王堆要晚,以东汉到魏晋为主。这种锦往往以云气纹作为骨架,中间遍布各种奇珍异兽和传说中的祥瑞,以及各种寓意吉祥的铭文。

  其中著名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就是其中织造工艺的翘楚,出土时它是一件护膊。

  经锦的显花方式是用多组彩色经线与单色纬线交织,经线多组,织造难度较高,所以锦一直是一个时代织造水平的重要体现。而如果对经纬线进行扎染或者按照一定的颜色需要进行排布,就可以用更简单的工艺进行织造了。

  尽管它还属于“织彩为文曰锦”这个大范围里,但是一般为单层织物,所以也称“繝锦”、“晕繝锦”。经线按照渐变过渡色排布的“晕繝”了,比较简单的条纹被称作“间道”。

  它比多重织物省工省料,主要考验的是牵经工艺,这种我们很少会接触到的织布前序工作。

  “晕繝锦”若使用两组经线,就可以将下层经线提起来显花,被称作“锦上添花”。

  另一种扎染经纬线的工艺,称“絣ikat”,是事先根据图案需要进行扎染,又因为最后织造是图案并不能完全对齐而产生特殊的晕染效果。如我国新疆的艾德莱斯绸便属于这类。(关于ikat的内容在《ikat:贯穿世界古老文明角落的染织工艺》里详细介绍过了)

  许多我们熟悉的服饰明星背后其实都有织染绣工艺作为支撑,比如在《重量不到50g,素纱襌衣的技艺是否真的冠绝古今?》里介绍过的素纱襌衣,体现的就是缫纺工艺。

  其实就是织造。织机技术与科技发展、生活方式都密切相关,而织物又依赖织机,所以这些由将在服饰上体现。比如游牧民族织机偏多简单的无踏板形式,便于四处游牧,又如我国西南少数民族的织机尽管已经很先进了,但是体型很小,便于一人操作,无法完成社会分工的需要。

  很多人熟悉的云锦织机,则需要两人配合操作,明清时期多用于贡品,所见的龙袍等多事用云锦制造。

  前面已经提到过马王堆使用锁绣,锁绣简化后发展出了劈针绣,随后过度到了平绣。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四大名绣,几乎都是平绣。

  染色工艺就无处不在了,前面提到的ikat就是经线扎染,也可以面料生织以后去染,也可以丝线染色好了织。

  我国传统的是天然染色,不同染色方式和原料,色牢度有所区别,但是总体是不如我们现在的化学合成的。民国时期阴丹士林广告以日晒雨淋不褪色作为卖点,最有名的就是阴丹士林蓝,也称为洋蓝,传统的当然就称作土蓝。

  全文其实是织染绣丝绸技术的一个比较笼统的归纳,光这些组合搭配,就有无限可能性,会成为我们衣服上好看的花纹、华丽的面料、奇巧的装饰。不同时代的不同技术推进和大面积使用,也会影响服饰流行。

  希望我们从服饰窥见曾经的生活、曾经的美好,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固步自傲,谢谢大家,并与大家共勉。

  我从未曾想在自己爱好的领域对错误、对抄袭、对各种乱象让步。安之若素,甘之如饴,作为一个民科,我用“科”要求自己,我用“民”洒脱自处。

本文由技术如何与艺术交融?古人的回答是丝绸服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技术如何与艺术交融?古人的回答是丝绸服饰!

昨晚杭州有一场华丽的丝绸服装秀

浙江在线届中国国际丝绸博览会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盛装启幕。开幕秀为万事利2019新品发布时尚秀,在融的主题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