驷氏宗族的继承人风波

日期:2018-12-31编辑作者:人文

  《左传·昭公十九年》:子产不待而对客曰:“郑国不天,寡君之二三臣,札瘥(cu )夭昏,今又丧我先大夫偃。其子幼弱,其一二父兄惧队宗主,私族于谋而立长亲。寡君与其二三老曰: 抑天实剥乱是,吾何知焉? 谚曰: 无过乱门。 民有兵乱,犹惮过之,而况敢知天之所乱?今大夫将问其故,抑寡君实不敢知,其谁实知之?平丘之会,君寻旧盟曰: 无或失职。 若寡君之二三臣,其即世者,晋大夫而专制其位,是晋之县鄙也,何国之为?”辞客币而报其使。晋人舍之。

  孔子有言:“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说的是孔门弟子子路要去卫国做大司马,但卫国国君无力,太子无德,国内权力交错。孔子不赞成子路去,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入,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但子路坚持自己的选择。孔子见劝说无效,就送他一句话:“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左传》里,郑国名相子产面对驷氏家族的宗主继承人之争,以“无过乱门”表达了远离是非、不予干涉的态度。

  公元前605年,郑穆公之子郑灵公被弑,郑人欲立郑灵公之弟子良为国君,子良坚辞。众大夫扶立郑穆公庶长子公子坚为国君,是为“郑襄公”。郑襄公继位后,原本打算驱逐兄弟们而只留下子良,为子良阻止。郑穆公共有13个儿子,其中公子夷(姬夷)和公子坚(姬坚)先后嗣位为郑灵公和郑襄公;子孔死于内乱,子然和士子孔的儿子受子孔的牵连出奔他国;子羽的后代不愿为卿;剩下的子罕(公子喜)、子驷、子丰、子游(公子偃)、子印、子国、子良(公子去疾)等七子均受封为大夫并世袭,被人称为“七穆”。

  此后,罕、驷、丰、游、印、国、良等“七穆”家族陆续占据郑国三卿、六卿之位,世代把持郑国卿权,交替执政,历经郑襄公、悼公、成公、僖公、简公、定公、献公至郑声公等八任君主,前后长达150年。“七穆”宗族之间既有联合又有斗争,面对强大的宗族势力,即使是贤相子产当政,也不得不对伯石、丰卷、子皙等人作出让步,以求巩固执政基础。

  “七穆”之中,子罕、子驷、子丰原本是同母兄弟,罕氏、驷氏、丰氏三家相互支持,尤其是驷氏宗族,凭着人多势众,以强势作派参与到郑国的政治斗争之中。

  驷氏宗族的第一代宗主为子驷(公子騑),于公元前571年为政。公元前566年12月,因郑僖公反对其联楚之策,派人夜弑僖公,立简公;公元前565年,郑群公子因僖公之死,欲谋杀死子驷,子驷先下手为强,借口他罪杀子狐、子熙、子侯、子丁等。

  公元前563年,因与尉止有隙,尉氏与田洫事中丧失田地的司氏、堵氏、侯氏、子师氏等联合以前被杀的群公子之徒作乱,子驷与司马子国、司空子耳同时被杀。子驷死后,其子子西(公孙夏)继位为驷氏宗族第二代宗主。

  公元前555年,子蟜、伯有(良霄)、子张跟从郑简公进攻齐国,子西与子展知道执政大夫子孔准备背晋向楚来除掉七穆宗族的其他大夫,加强守备入城坚守,使子孔不敢与楚军会合。 公元前554年,子西、子展率人杀子孔,瓜分其家财采邑。郑人以子展主持国事,子西主持政事,立子产为卿。5年后(公元前550年),子西去世,其子驷带(子上)继任为驷氏宗族第三代宗主。

  公元前549年,驷氏族人公孙黑(子皙)因出使楚国问题与执政伯有发生冲突,公孙黑攻打伯有,伯有连夜出逃,很快又回到国都,打算清除驷氏。驷带率领家兵进攻伯有,杀死并将伯有陈尸街头。公元前536年三月初二,驷带暴病而亡。

  从公元前566年到公元前536年,短短30年间,从僖公之死到西宫之难,从纯门之师到伯有之乱,从昆弟争室到子皙之乱,郑国的一系列政治乱象和重大事变,都有驷氏宗族力量的参与。在伯有之乱中,子产来到街市上给被杀的伯有穿上丧服,悲恸不已,还隆重地安葬了他。驷带听闻十分恼怒,集结家兵准备进攻子产。如果不是当政的子皮出面及时阻止了驷带,子产及其族人必定难逃一劫。

  在郑国强势而为,制造了诸多乱象的驷氏宗族,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家族有一天会面临一场继承人纠纷。

  驷带死后,其子驷偃嗣位,为驷氏宗族第四代宗主。驷偃在位13年,于公元前523年去世。由于驷偃与晋国大夫之女所生的儿子驷丝尚且年幼,驷氏族人害怕宗族势力受到影响,便立驷偃的弟弟、驷丝的叔叔驷乞(子瑕)为新宗主。对于驷氏宗族的新宗主人选,子产不置可否,不答应,也不制止。驷氏为此感到害怕。没有继承父位的驷丝心有不甘,把情况告诉了晋国的舅父。到了冬季,驷丝的舅父派人带了财礼来到郑国,询问立驷乞的缘故。驷乞想要逃走,子产不让走,请求用龟甲占卜也不给。对于晋国方面,子产回复客人说:“郑国不能得到上天保佑,寡君的几个臣下不幸夭折病死。现在又丧失了我们的先大夫偃。他的儿子年幼,他的几位父兄害怕断绝宗主,和族人商量立了年长的亲子。寡君和他的几位大夫说: 或者上天确实搅乱了这种继承法,我能知道什么呢? 俗话说,不要走过动乱人家的门口。百姓动武作乱,尚且害怕经过那里,而何况敢知道上天所降的动乱?现在大夫将要询问它的原因,寡君确实不敢知道,还有谁知道?平丘的会盟,君王重温过去的盟约并提出不要有人失职。如果寡君的几个臣下,其中有去世的,晋国的大夫却要专断地干涉他们的继承人,这是晋国把我们当做边境的县城了,还成什么国家?”说完这番话,子产辞谢客人的财礼而回报他的使者。晋侯自知理亏,就对驷丝的舅舅说:“行了,不要争了,为了一个小孩子而失去郑国是不明智的!”于是就不再过问,一场继承人风波就此烟消云散。

  从礼法的角度,再加上对驷乞的讨厌,子产对于驷氏宗主继承人变更不愿表明态度和立场;从外交的角度,对来自晋国势力的干涉,子产更为反感,以“无过乱门”为由,做出了维护国家尊严的答复。后来,人们以“无过乱门”来表达“远离以避祸患”之意。

本文由驷氏宗族的继承人风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驷氏宗族的继承人风波

周朝第二十五位君主——周简王姬夷

周简王(?―前572年),姬夷,周定王之子,东周第十位君王。前586年-前572年在位,共在位十四年。他在位时,周天...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