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到了第二任皇帝 才统一江南但疆域并不大

日期:2018-12-31编辑作者:人文

  宋、齐、梁都是在开国皇帝手里,地盘最大,气势最恢宏。陈朝却不同,陈霸先留下的家产支离破碎、危机四伏。第二任皇帝陈蒨,缝缝补补,勉强把江南粘成一块,算是站稳脚跟。但疆域比梁朝几乎小了一半。陈文帝陈蒨在世时主要忙了几件大事。

  凭陈霸先的能力,横扫南方一切牛鬼蛇神根本不在话下,可惜死得太早。陈蒨是个优秀的接班人,继承了先辈的光荣传统,不怕困难,勇敢前进,消灭敌人。他的运气也特好。

  559年十月,陈蒨即位的第5个月,北齐的疯子皇帝高洋死了,儿子高殷没有卵用;北周正是宇文护掌权时,像防贼一样防着第二任皇帝宇文毓。陈蒨想:可以放手一搏,收拾最大的对手王琳了。

  王琳也是这样想的,他和陈霸先都打成平手,自然没有把后辈陈蒨放在眼里。王琳把总部郢州(今武汉)留给部将孙玚防守,自己带着大军东下,节节取胜,一路推进到江北的濡须口(今安徽含山县西南),北齐军也逼近长江,遥相呼应。不过主要是做做样子,表表心意。

  陈文帝命令太尉侯瑱、司空侯安都等率军抵抗,驻扎在芜湖,两军相持了几十天。北周宇文护也想学宇文泰混水摸鱼,占点便宜,派兵几万偷袭郢州。后院起火,王琳紧张了,但是如果退回老巢,又怕陈军追击,两头挨打。心一横,牙一咬,拼了,打下建康就是一片光明。

  当天,风从西南刮来,吹向东北方向,长江在这一段正是由西南向东北流去。船队顺风浩浩荡荡,可在芜湖的侯瑱、侯安都静悄悄的。王琳以为他们打瞌睡了,大喜,直挂云帆扑向建康。哪知道,侯瑱、侯安都鬼得很,隐藏起船队,等到王琳一过,他们跟到了后面。王琳一看,怎么多了个尾巴,下令向陈军投掷火把,要烧死他们。

  王琳脑子真是进水了,陈军这时已经在上风口,他们就是想用火攻。结果王琳军被敌我两把大火烧得灰头土脸,全军崩溃,被江水淹死的有十分之一二,剩余的人弃船登岸,接应的北齐军也被败兵冲乱了,在芦荻滩的烂泥中自相践踏,最后大部分人被杀。

  王琳只带着妻妾、亲随10多人,以及皇帝萧庄坐小船逃往北齐。北齐军太怂,北周军更怂,围着郢州始终打不下来。陈军获胜后,乘胜西上,北周兵偷鸡摸狗不成,望风撤退。宇文护属于“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选手。

  宇文护在战场上没有讨到便宜,实在不甘心,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妙计。陈霸先唯一的儿子陈昌和侄子陈顼及家人,呆在江陵时,都被抓到了西魏。宇文泰一直把他们当作“潜力股”,不肯归还南朝,等待升值的时机。

  宇文护觉得已涨到最高点,可以抛了,让他回去把江南搅得天翻地覆,自己坐山观虎斗。于是让使者通知陈蒨:两国愿意和好,为表诚意,把陈昌送还。

  可是宇文护太蠢,并没有派军队护送。这就像没有人哄抬一样,陈昌其实已成一个垃圾股。陈昌更蠢,天真地以为:这个江山是老爸打下来的,就应该交给我,陈蒨只是暂时代管。

  陈昌写了一封信给堂兄,口气傲慢狂妄,劝陈蒨速速让位。陈蒨看到信后,叹一口气,对侯安都说:太子回来了,我要找一个藩国,安心去养老。

  侯安都知道和陈蒨早就是捆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自然心领神会,答:从古以来,哪里有被换下去的天子。我不敢奉命。

  陈蒨脸露微笑,沉默不语。侯安都说:我请求去迎接陈昌。在陈朝国境,侯安都春风满面,把陈昌隆重地接到豪华船舰上,扬帆驶往建康。到了江中心,侯安都邀请陈昌到船楼顶去“看风景”,然后派人把他捆成一团,用布塞嘴,扔到长江里。接着,杀死陈昌的所有随从。

  侯安都自视功高,毫无顾忌地呼朋唤友、骑马射箭、饮酒赋诗,在家里招待客人经常有上千人,哄动京城。许多将领违法以后,都逃到侯安都这里,请求保护,政府没办法抓。

  一次,他陪陈文帝在乐游苑里喝酒,喝多了两腿叉开,放到茶几上。陈文帝直皱眉头,但忍住没说话。侯安都越喝越兴奋,问:陛下和当临川王的时候相比,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陈文帝假装没听见,低头沉默。侯安都很执着,听不到答案就反复问。陈文帝被逼得无奈,只好回答:这虽然是天命,但也是全靠你啊。

  侯安都哈哈大笑,问:陛下能不能把宫中帷帐借给我,我带回去可以让妻妾们开开眼界。

  陈文帝点头同意了。侯安都又问:能不能把乐游苑也借给我用一天,我请朋友们来吃饭。

  陈文帝也同意了。第二天,侯安都大宴宾客,自己坐在陈文帝的位置上,宾客们坐在大臣的位置上,向侯安都纷纷敬酒。大呼小叫,响彻苑内外。陈文帝终于不能忍了。侯安都本来兼任南徐州刺史,563年二月,陈文帝改任他为江州刺史,毫无防备的侯安都率部从南徐州回到建康。陈文帝摆下盛大的欢迎宴会,喝酒一半,下令逮捕侯安都。第二天对外公布罪状、赐死,但赦免了他的妻子儿女。

  过去,陈霸先点评手下将领,说:你们都很优秀,但各有缺点。杜僧明见识不高,在部下面前没有威严;周文育交友不慎,容易上当;侯安都太傲慢了,轻佻任性。这些都可能让你们性命不保啊。

  陈文帝做过底层干部,深知老百姓的艰难。他生活简朴,勤于政事,工作到深夜是常态。在他的励精图治下,江南人民过上了几年的安定日子。但陈文帝有一桩心事,梦绕魂牵。那就是被扣留在北周的弟弟陈顼及家人,兄弟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可是如今相隔千里,倍加思念。

  他让人到北周去交涉,经过一次次的谈判,双方达成协议:陈朝割让鲁山郡(今湖北沔阳东北)等地方,把陈顼换回来。

  陈文帝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弟弟接回来了。陈顼一到南方,就被任命为中书监、中卫将军。不久,陈顼的儿子陈叔宝和母亲也回到南方。

  让北周宇文护做梦想不到的是:他对陈昌期望值很高,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对陈顼没抱什么幻想,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陈文帝如果能看到未来,真不如一头撞死算了。这个弟弟不仅夺了皇位,活宝儿子陈叔宝,直接把他千辛万苦打下来的花花江山拱手送给他人。真是命运无常、世事难料啊。

  566年,也就是北周宇文护和“北齐三杰”洛阳大战的两年后,陈文帝劳累过度去世,在位7年,只活了45岁。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需要帮助的人们伸出援手,其他的时候就躲进一个干净的地方。

  因为半数选民选择了脱欧,英国首相卡梅伦不得不“赔偿”了自己首相职位。现在的焦点便是谁可以接替卡梅伦?

  7月12日,北京时间下午五时左右,除非海牙发生重大恐怖事件,否则,国际仲裁法庭将如预料公布裁决。确定无疑的,中国必输。

本文由陈朝到了第二任皇帝 才统一江南但疆域并不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陈朝到了第二任皇帝 才统一江南但疆域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