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 查昇《临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欣赏

日期:2018-12-31编辑作者:人文

  查昇(1650——1707),清顺治、康熙间人士。浙江海宁人。字仲韦,号声山。慎行族子。康熙戊辰进士,累官少詹事。工诗词,书法宗董其昌。清杨宾《大瓢偶笔》曰:“声山一本于董,而灵秀亦相似。”著有《澹远堂集》。方苞为其作《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讲学士查公墓表》。《清史稿》卷四百八十四有传。

  查昇此临本笔致极为灵动飘逸,紧紧扣住“秀”字铺展开来,结字上基本忠实于原作,再现了王字的那种洒脱自然的风神,书写时的行云流水般的一气呵成,避免了原作集字的局限,显得浑然一体,仿佛天成。查昇用笔极为精熟,几无败笔,笔势往来绵绵不绝,上下贯通,左呼右应,极尽笔墨之妙,婉而通,通而灵,灵而妙,妙而神,有赏心悦目之感诚非虚言。写王字的难度在于灵动中要保持一份沉着,自然要存有几分谨严,飘浮轻滑是写王字的大忌,而查昇此作能在飘逸中留得住、把得稳,真令人叹服。上佳的书法作品能在笔势动作中汩汩流溢而出一股神韵和清气,而不仅仅是功力再现,它综合体现了一个书家的学问修养、胸襟气度,查昇此作给人以清朗俊爽的神采,胸中逸气扑面而来,我在翻检《中国书法大辞典》时看到他的另一幅行书联也有此种特点,观其字仿佛与仙游道人一晤,亦似观舞变幻莫测的太极剑法。那种灵动与恰到好处的提按顿挫体现了书家的深厚功力。

  赵(孟頫)与董(其昌)虽然在技法娴熟的程度上是不相伯仲的,但赵的书法成就更多是一种功力,而董的书法有一种精神性的实在,他善于提炼神韵,有超凡脱俗的精神向往,而且写来轻松自然无一丝人工矫揉造作的痕迹,加之其对理论的深入研究,故其作品格调高人一筹,查昇学董捕捉到了这一点,很完美地将王字用董氏笔法再现出来,应该说这是临写《圣教序》中不可多得的上佳范本。

  查昇书法未出王羲之、董其昌规模自创一格,终陷三二流书家格局,这是遗憾。以他的笔性如果再加上独特的观念意识,应该在有清一代书法史中有一定影响的。其为人据记载也相当宽容,方苞在《望溪文集》中说:“当长河韩公既殁,长南书房为圣心所注者,无如声山,而声山推挽后进,无嫉心,然终为争者所困。声山以诗词书法四六名,然古之人弗重也”片言只语对查异的人和事略可窥见一二。此临本为海外华裔私人收藏,今影印出版供之于书法界同好学习参考。

本文由清代 查昇《临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欣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清代 查昇《临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欣赏

帝师·明朝·沈岐 23

正少詹事、稽查中书科事务、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左右侍郎、吏部右侍郎、兵部左右侍郎、紫禁城骑马、都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