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神宗怎么可能是“史上第三富”?

日期:2019-02-15编辑作者:人文

  美国《时代》杂志评出有史以来最富有的10名超级富豪,依次为:马里帝国国王穆萨、罗马的凯撒大帝、宋代中国的神宗皇帝赵顼、印度莫卧儿帝国皇帝阿克巴、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美国“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美国超级资本家洛克菲勒、英国昔日首富艾伦•鲁弗斯、美国企业家比尔•盖茨、蒙古帝国可汗成吉思汗。

  作为草原“黄金家族”的主人,成吉思汗登上这个“有史以来最富有排行榜”是理所当然的,但宋神宗居然被列为史上第三富,则多少让人感到意外。有人可能会生出一股“民族自豪感”;也有人会理性地认为,宋神宗的入选有利于扭转人们对于宋代“积贫积弱”的刻板印象。但我分明觉得,这个评选就是一场一本正经的扯淡。

  《时代》杂志选中宋神宗,理由是“尽管他在位仅18年,去世时才30多岁,但积累的财富不容小觑。宋神宗在位期间,北宋国内生产总值占到全世界的25%至30%”。《时代》还宣称,“榜单结合了多名经济学家与历史学家的研究成果,比较了富豪个人拥有财富占国家与当时世界GDP的比重,最终排出名次”,似乎做足了功课。但按北宋的GDP将宋神宗评为超级大富豪,其实显示了他们对中国传统政治的陌生与自以为是。

  《时代》杂志首先混淆了国民财富与皇家财产之间的界线——准确地说,他们或不相信宋代中国存在着一条这样的界线。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的财富难道不是君主的私有财产么?

  在推行家产制的草原汗国,“黄金家族”确实将他们所征服的土地、人口与财产都当成自己的私产,“普天率土,尽是皇帝之怯怜口”。但在宋朝,宋人并不认为天下为君主私有,一位士大夫告诉宋高宗:“天下者,中国之天下,祖宗之天下,群臣、万姓、三军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因此,假如宋神宗时代的国内生产总值线%,但这个财富也是国家、国民的财富,并不是宋神宗自己的私有财产。赵顼本人也绝不敢将国家与国民的财产据为私产。

  其次,《时代》杂志混淆了国家财政与天子私财之间的界线。宋神宗在位期间,经过志在富国强兵的王安石变法,北宋政府确实积累了庞大的财富量。用宋人的话来说,“熙宁、元丰之间,中外府库,无不充衍,小邑所积钱米,亦不减二十万。”但这财富归国家财政所有,可不是赵氏皇帝的家产。

  钱宾四先生曾指出,“拿历史大趋势来看,可说中国人一向意见,皇室和政府是应该分开的,而且也确实在依照此原则而演进。”皇室与政府分开的一个表现,便是皇室经费与政府财政的分立。宾四先生在介绍汉代政治制度时说,汉朝的大司农和少府,都是管经济的,“大司农管的是政府经济,少府管的是皇室经济。大司农的收入支销国家公费,少府收入充当皇室私用。皇室不能用大司农的钱。”这套制度延续至唐宋,只不过机构的名称改变了。唐代的国家财政机构为转运司、度支司,而皇室私库则为琼林、大盈二库。宋朝的国家收入也分属户部、三司控制的国库与独立于国库系统的内藏库。

  国库非君主之私产。有一件事可以说明宋代国库的这一性质。宋真宗时,“帑藏盈溢,其名数皆籍于三司,其总数在三司使得之”。皇帝并不掌握国家财政的统计数目。真宗“屡欲知其数,宰相李文靖公沆终不肯令供。恐其知数而广用也”。皇帝想知道国库储存几何,多次找财政部要报表,但每一次都被宰相李沆拒绝掉,说皇上你不需要知道国家财政的数目。这事情要是发生在中世纪英伦,恐怕要被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大书特写,但发生在宋朝,就鲜为人知了。

  今天许多人都以为,“家天下”时代嘛,天下皆为天子所私有。其实在宋朝士大夫的观念中,并非“天下归天子私有”,而是“王者无私”。国民需要拥有明晰的私有产权,但天子不应该有私属财产。《时代》将宋代君主推上史上最富有排行榜,显然是因为不能理解宋代的政治制度与宋人的公私观念。

  15年前,即2001年,美国《华尔街日报》也曾推出一个近1000年来世界最富有的50人榜单,其中蒙古大汗成吉思汗、元代皇帝忽必烈、明代权监刘瑾、清代权臣和珅、晚清十三行大商人伍秉鉴和民国金融家宋子文上榜。没有宋神宗。我觉得,这个榜单比《时代》杂志的那个史上最富榜要靠谱得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宋神宗怎么可能是“史上第三富”?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宋神宗怎么可能是“史上第三富”?

北宋大相国寺的“酒色财气诗”格局不同感受不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到大相国寺拜访他的好友佛印和尚,恰值佛印外出,苏东坡就在禅房住下,无意中看到了禅房墙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