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干了这杯爱情魔汤!

日期:2019-02-13编辑作者:体育资讯

  如果用一部歌剧来总结德国作曲大师理查德·瓦格纳的艺术成就,那么《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一定有实力在他十三部歌剧巨制中脱颖而出。

  这部歌剧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段泪满襟衫的爱情悲剧,也不仅是一首首直击心灵的绝美咏叹。在里,我们为大家介绍了剧中的故事情节,今天我们再度聚焦这部歌剧,为大家梳理《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从古老欧洲神话到瓦格纳歌剧巅峰的流变之路。同时也为大家展现这部歌剧中所彰显的哲学意义。

  特里斯坦的人物形象,一般认为,取材于凯尔特人神话。从作品涉及的地域和主人公形象来看,作品中出现的康沃尔(在今英格兰),威尔士,布列塔尼等,都属于古代凯尔特族所散居的英吉利海峡一带。且传奇故事中,特里斯坦不仅武艺高强,还是个能弹会唱、浪迹天涯的“文艺青年”,足迹遍布广袤荒原、浩渺海洋。这样的形象既是凯尔特先民的生活写照,又能窥到早期特里斯坦故事流传时,先民将各种奇禀异能附于特里斯坦身上的痕迹。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本是欧洲骑士文学的不朽杰作。该故事最早以短歌的形式口头流传于古不列颠和爱尔兰,后传至法兰西。英、法的很多诗人都曾吟咏过这个题材。而有据可查的成文流传则始见于中世纪的传奇。

  中世纪最著名的传奇——亚瑟王的故事中,就有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形象,13世纪时,德意志剧作家戈特弗里德·冯·斯特拉斯堡创作了同名的骑士叙事诗,瓦格纳歌剧的蓝本即是此版本。

  在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与中世纪的叙事诗不同,唤醒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之爱的并非爱的魔汤,而是被信以为真的死亡的饮品——毒药,布兰甘特本来应该从她母亲的药箱里取出这毒药,把它交给伊索尔德,但是,布兰甘特却偷偷把毒药换成了爱之甘露,爱的魔汤。只有死亡饮品才使他们可能毫无保留地承认爱,死亡饮品揭示了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被掩饰的和被压抑的激情。在瓦格纳为《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撰写的散文体草稿中,伊索尔德对布兰甘特说,这种饮品“发现了明显地肯定会变成的状况是什么”。

  因为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两个人都误以为自己喝了致命的毒药,所以,他们之间不切实际的价值观和固执的自我保护的隔墙消失了,它们不过是欺骗性的梦想,空洞无用的魔力。

  ——引自《理查德·瓦格纳:作品、生平、年代》狄特·波希麦耶尔 著 赵蕾莲 译

  瓦格纳一生都是叔本华的仰慕者,受叔本华“唯意志论”的哲学思想影响甚大。瓦格纳《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创作萌动,便是他于1854年看了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一书后所产生的。

  瓦格纳在这部流传已久的中世纪爱情传说中摒弃了一切陈词滥调,而以非凡的魔力所营造出了超乎一般歌剧限度的表现力。正如叔本华认为,人类是被持续而无法实现的愿望所驱动,欲望和实现它们可能性之间的鸿沟是一切痛苦的来源一样,瓦格纳在创作这部歌剧之前,沉醉于他和赞助人韦森东克的夫人马蒂尔德的情感纠葛,欲罢不能的冲动,欲求不满的痛苦撕开了欲壑,而瓦格纳以他丰沛的激情、想象力和才华,填补了其在这部歌剧中所寄托的个人情感与艺术理想间的鸿沟,而这也同样是该剧所探讨的终极命题。

  国家大剧院、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波兰华沙国家歌剧院、巴登-巴登节日剧院联合制作理查德·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本文由来干了这杯爱情魔汤!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来干了这杯爱情魔汤!

古老传说搬上现代战舰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李澄)8月23至29日,国家大剧院、大都会歌剧院、波兰华沙国家歌剧院、巴登-巴登节日剧院联...

详细>>

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田园》周末奏响南京

15日晚,江苏省演艺集团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田园》交响音乐会将在紫金大戏院隆重举行。省交将携手著名钢琴演奏家...

详细>>